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短、小、频、快”的特点决定了其高风险的特征,如何防风险、增收益、促转型是当前科技银行面临的巨大挑战。 

在“内外夹击”之下,作为新兴事物的科技银行在经过创始之初的蜜月期后,如今须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

2009年与2010年,苏州为真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都面临着同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公司全年销售量均为零。作为一家尚处于前期研发期的高科技医药公司,能否顺利融资成为决定存亡的关键。 

交通银行苏州科技支行经过评估后,以该公司两位创始人持有的60.9%股权为质押,给予还款期为3年的600万元贷款,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

与国外相比,我国科技银行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自2009年1月建行成都高新支行和成都银行高新支行成为首批科技银行以来,全国各地科技银行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目前,仅江苏省一地就成立了包括交通银行苏州科技支行等在内的15家科技支行,其中不乏工行、交行、农行等大型银行的身影。

然而,作为新兴金融工具,科技银行在发展势头被普遍看好的同时,也暗藏着隐忧。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首席项目专家王广扬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尚处于起步期的科技银行与美国硅谷银行差距还很大,距离真正的“科技银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规避风险为首要难题

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短、小、频、快”的特点决定了其高风险的特征,如何防风险、增收益、促转型是当前科技银行面临的巨大挑战。

交通银行苏州科技支行行长袁星辉告诉《科学时报》记者,创新型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着可抵、质押资产有限的问题,对银行设计合理担保方式的确是很大的挑战。

同时,这些中小企业还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未来发展不确定、第二还款来源不足等许多问题。

因此,为中小企业融资,科技银行需要面临很大风险,仅能获得固定且较低的收益。交行苏州科技支行在为科技型企业提供贷款时,贷款利率甚至低于一般微小企业。

“科技支行面临最大的实践课题就是如何既满足早期初创型企业融资需求,又能保证应有的利益回报。”袁星辉说。

记者了解到,国内推出科技银行的各大商业银行都纷纷制定措施,以规避高风险。

以杭州银行科技支行为例,为了规避贷款高风险,杭州各区县科技局联合杭州科技担保有限公司以及科技支行,按照4∶4∶2的比例出资共同组建“风险池基金”作为风险担保金,而科技支行在此基金上扩大5至10倍提供融资贷款。

如今杭州4个风险池基金项目均建设完毕,约80%的中小企业客户通过此方式获得了贷款,受益企业超过60家,授信总额超过2亿元。据悉,余杭创新基地、临安市等风险池基金也将陆续建设完成。

同时,为提高科技银行的收益水平,杭州市政府还对基准利率贷款提供20%的贴息,仅2010年该项补贴就达到600万元。

交行苏州科技支行则主要通过加强贷前调查把关、授信组合方案和贷后监控三个方面来控制贷款的高风险,选择企业时注重分析其团队、产品、商业模式和现金流等。

竞争日趋激烈

此前,看好我国科技银行发展前景的美国原版“硅谷银行”开始试图进军中国市场。2010年12月18日,该行与上海浦发银行共同签署《发起人协议》,拟在中国设立一家合资银行。

尽管该协议目前仍未通过中美两国相关监管机构的审批,科技银行在国内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袁星辉告诉《科学时报》记者,目前科技银行同业竞争明显加剧。其他银行对科技金融领域纷纷开始关注,并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来促进发展,交行苏州科技支行面临的压力着实不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工行、农行等科技支行提供的贷款方式基本为股权质押贷款、订单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等。不同银行之间提供的产品与服务没有太大差异,设立在同一地区的科技银行易陷入同质化竞争。

虽然国内一些银行没有成立单独的科技支行,但已成立一些金融服务中心或小贷中心,其提供的业务与科技银行并无实质区别。如成立于2009年7月的上海农商银行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中心,目前已为30家科技型企业提供了贷款,平均额度在2000万元左右。

此外,还有一批并不是专门金融机构的公司,但运营模式已有科技银行的“雏形”。在“内外夹击”之下,作为新兴事物的科技银行在经过创始之初的蜜月期后,如今须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

“如何继续保持理念、创新、实践的先行者地位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压力,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加大创新产品和服务的力度,力争得到政府、同业、客户的认可,努力培养出一大批认可我行的优质潜力客户。”袁星辉说。

贷款额度偏低

王广扬说:“除了竞争激烈、高风险外,科技银行的发展还面临着小企业融资过程复杂、贷款额度偏低等诸多问题。没有不动产、存在贷款高风险性的小企业想获得融资,过程非常艰难。”

汉星信息科技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程大琥告诉《科学时报》记者:“作为企业经营者,我们十分欢迎这种科技银行的创办,接触过的北京银行、长沙银行都有此类新型贷款方式的构想。但实行起来往往大打折扣,贷款手续也非常烦琐。”

国家开发银行江苏分行行长茆君才也对媒体表示:“近年来国内多家商业银行成立了科技支行,但规模都局限在几个亿以内,与巨大的需求相比,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例如,杭州银行科技支行主要为成立时间不超过5年、注册资金在500万元以下的高科技中小型企业提供300万元以下额度的贷款融资,贷款额度偏低。

湖南顶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邓军旺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兴业银行等机构也就类似的科技银行贷款方式与我们接触过。但这种贷款的额度通常比较低,很多时候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如果一味以锦上添花的方式为企业发放贷款,那么科技银行将失去其成立的初衷。
王广扬认为,由于中国技术市场的不成熟,导致真正“硅谷银行”的运营模式在中国很难落地,应结合中国实际,采取更本土、更有效的解决融资难的途径。

如美、日、韩等国家为解决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采取了大力发展中小金融机构的办法,资产在10亿美元以下的小银行仅在美国就有7000多家,对满足小企业的资金需求起到重要作用。
据王广扬介绍,目前我国也开始出现这种规模较小的银行,如北京已有注册成功、资金仅为几千万的小型银行。

科技银行史话

1983年,硅谷银行在美国成立。当时在硅谷开设的银行虽有300多家,但这些银行多把服务对象瞄准大公司。硅谷银行则把自己的目标市场定位在那些初创的、发展速度较快、被其他银行认为风险太大而不愿提供服务的中小企业身上。此外,硅谷银行还把业务向全国延伸,提出了“技术创新的重心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的响亮口号。

自1993年开始,硅谷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已经刷新成了17.5%,而同时期的美国银行平均回报率还在12.5%左右。这样的成绩也使得它在仅仅10年后,就一跃成为全美新兴科技公司市场中最有地位的商业银行之一。
1993年以来,硅谷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是17.5%,而同时期的美国银行业的平均回报率是12.5%。这使得它在10年后一跃成为全美新兴科技公司市场中最有地位的商业银行之一。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为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我国部分商业银行通过设立科技支行的形式,开展创新性金融服务的探索。自2009年1月成都设立全国首批两家科技支行以来,杭州、武汉、深圳、无锡和苏州等地紧随其后。截至2010年底,全国共设立了8家科技支行,不同程度地缓解了当地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科学时报》

(2011-10-14 B1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