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批复同意中国移动(微博)TD-LTE规模试验总体方案,随后在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厦门等城市展开了试验。一年之后,众厂商们又开始焦急等待“二阶段测试”开始的信号。

1月13日,据一位参与测试的设备商人士称,“现在移动一直都是说要尽快开始二阶段测试工作,但关于时间表等细节仍然没有明确的说法,还要等工信部那边确定。”

去年中移动启动TD-LTE规模测试时,支持者曾对此充满期待:因为当前正值全球选择和部署4G移动通信技术的关键阶段,我国启动TD-LTE规模试验将能形成主导,带动其他国家运营商部署TD-LTE。

不过一年之后的今天,全球已经有多个LTE商用网络完成了部署,即使是TD-LTE,日本软银等运营商也走在了中移动的前面。

中国的设备商如华为(微博)、中兴,已经在多个海外LTE商用网络中获得订单。

“我们其实心里是很着急的,但着急的不是什么时候开始二阶段测试,而是中移动的商用。”前述设备商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做多模的二阶段测试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关键是要明确商用的步伐。

爱立信(微博)中国市场与战略部高级总监常刚认为,中国TD-LTE需要更明确的信号,“比如确定频谱就是一个方面,要有一个大的计划,让厂商好做相应的准备”。

中移动准4G动向

在正在召开的2012年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各种支持4G LTE网络的终端频繁亮相。比如华为正式发布了业界首款支持LTE TDD/UMTS/HSPA+/GSM的多频多模Mobile WiFi(移动WiFi热点)终端设备。

诺基亚(微博)和AT&T联合宣布推出诺基亚Lumia 900智能手机,这是首款支持高速4G LTE连接的诺基亚Windows Phone智能手机。

而HTC(微博)也推出了名为“TITAN 2”的新款智能机,HTC执行长周永明表示,新手机将整合AT&T的4G LTE网络与微软(微博)的Windows Phone软件。

在终端厂商力推4G新品的背后,是大批LTE商用网络的建成。根据GSA(全球移动供应商协会)1月5日发布的LTE演进报告显示,全球29个国家的49张LTE网络已经正式商用。其中,欧洲成为LTE发展最快的区域。GSA报告显示,欧洲的24家运营商正式商用LTE网络,占全球的近半数。

同时GSA报告显示,已有285家运营商承诺部署LTE商用网络,或正在进行测试和技术研究,这一数字较半年前增长了30%。

常刚认为,新技术的商用速度越来越快,“全球首个3G试验网到第一个商用部署花了3年时间,而HSPA从试验网到商用网为1年时间,LTE的这个过程只用了不到9个月”。

从这样的趋势来看,中国TD-LTE的发展步伐已经明显落后。在本次CES上,中国移动、TD产业联盟(微博)、中兴、华为、爱立信、高通等企业以TD-LTE展团形式首次亮相北美。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在CES期间表示,2012年中移动将进一步扩大TD-LTE试商用规模,并通过吸引重量级企业参与缩短与FDD LTE在产业链上的差距。

事实上,从全球范围来看,FDD LTE已经获得了快速发展。即使是TD-LTE,从商用情况来看,国外也是远远快于国内。

比如日本软银、印度Augere、澳大利亚NBN、沙特阿拉伯STC、美国Clearwire在内的众多国际运营商已经开始TD-LTE商用网络的部署。而中国移动还在酝酿二阶段的规模测试。

设备商催促商用

中国移动TD-LTE的第一期测试已经于2011年9月底结束。包括爱立信、中兴、华为在内的7个网络设备商参与了测试,在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厦门等六大城市建设了超过850个基站。

之前有媒体报道称,由于测试结果并不理想,所以中移动迟迟不公布第一期测试的结果排名。对此,有参与测试的芯片厂商人士告诉记者,一阶段试验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测评”,而且中移动也没必要出一个最终排名。

在上述人士看来,现在中移动是希望拉拢更多的厂商来推动多模终端的发展,特别是TD-SCDMA与TD-LTE的多模,“这样就能在不放弃TD-SCDMA的前提下,更快推进TD-LTE的进程”。

李正茂去年11月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二阶段测试的覆盖规模会远大于一阶段测试。在终端方面,一阶段测试里面基本以单模终端为主。二阶段则需要测试TDD/FDD共模,包括和3G、2G共模的终端。

李正茂认为,二阶段测试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难题就是不同设备商之间的兼容问题。“中国市场非常大,不像其他国家选一两个供应商就够了。”李正茂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有七个设备商参与到规模试验之中,还有四个厂商等待进场。

但是在一家设备商人士看来,这些也都不是主要问题,“全球已经有好几个商用网络了,比如多模等技术对我们并不算问题,其实我们当然希望中移动有更明确的商用信号”。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在CES期间表示,2012年,TD-LTE总体投资上至少有10%-15%增长,增长部分会以中国国内市场为主。事实上,在大部分设备厂商甚至一些海外运营商的心中,他们发展TD-LTE时仍然在看着中国,特别是中移动的一举一动。

原因很简单,中移动的体量有助于实现TD-LTE的规模经济,帮助他们把芯片设备等的成本降下来。事实上,日本软银TD-LTE商用网络的第一期的建设规模仅为2000个基站,二期合同预计超过1万个。

据相关厂商透露,TD-LTE短期在中国商用的可能性并不大,“有很多问题和利益关系需要调整,最后都要由工信部协商协调”,比如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标准如何处理,以及其他运营商巨额3G投入的投资回报问题。

“作为厂商只能耐心等待,一步步跟着做测试。但是希望国家尽快协调好这些问题,不要错失了LTE的发展时机。”前述设备商人士表示。

2012年01月14日 

21世纪经济报道